喻贤

【凛遥】衣服那点事

写得好差劲……语言究极贫乏www

谢谢你能点开它!

松冈凛头疼地抱着手臂,侧过头不想去看一脸无辜并不知道自己做错了的七濑遥。

“你对衣服的定义到底是什么?”凛无奈地问道,“一堆用来遮身的破布吗?”

“你好意思说我吗?模特?”七濑遥下意识地怼上去,“天天穿着花里胡哨的,是穿给谁看的呀?”

“重点不对吧?”凛指着摊在床上的几件衬衫,“你给我说说,这几件衣服有什么区别?”

和松冈凛暑假同居的十一天。两个人再一次因为衣服着装的问题争吵起来。

七濑遥今年二十岁了,典型的长个不长脸,挺清纯的一张面孔,要是有心装嫩一把甚至能去当高中生的小弟。长得挺好看,就是衣品太差劲了,清一色的白衬衫运动长裤,每次凛打开遥的衣柜,都有种自己进了某家批发市场仓库的错觉。明明收拾收拾就很好看了呀。凛揉了两把自己的红毛,看了看遥垂下的那双挺漂亮的杏眼——正在几件凛完全看不出区别的衬衫和泳裤中间纠结,咬着下唇,手指颤抖着在左右徘徊。内心戏真是足,估计心里几个小人都打起了仗,选恐重度病人的气息扑面而来。凛叹了一口气,扶着床坐下:“随便穿一件吧,我今天带你去买。”

“不需要。”遥似乎最后下定了决心,快速地抓住了中间的那件白衬衫——还是土到爆炸的圆领,一点锁骨都不露的那种,挺麻溜儿地把睡衣脱了换好,动作太快生怕让别人看到,还是不小心让眼尖的凛瞅见一截精瘦的腰身,又飞快的藏在白色的布料里。“衣服够穿就行了。”

这长大了怎能得了。凛叹了一口气,下意识忽略了其实自己也没比他大多少。他挑剔地捻起衣服的一角,“不行,反正下午也有聚会,上午你就和我出去,好好收拾一下,不然看得太难受了。”

“不要擅自给我做决定啦!”遥拍掉凛的手,“不去!”

“那陪我买,行吗?我买?”凛急了,眼角耷拉下来,“遥不要太绝情啊。”

结果是两个人上街之后凛异常兴奋地扯着遥逛这逛那。

“看看这一件。”凛拿着一件天幕灰的衬衫在遥身上笔画,“我很喜欢它的领口,可以把锁骨露出来,颜色也很合适。遥你去试试?”

遥没动,紧紧地盯着那件衣服。料子很好,他心里想,很宽松,颜色也是自己喜欢的。要不要试一试?可是这样就完全违背了出门之前的言语,多难为情啊。但是凛向来不允许他多犹豫,看他低头又不知道想什么,把衣服拍在他身上,推他去试衣间,“去试试吧。”

遥穿好衣服,看着镜子中那个画风完全不同的自己,有点晃神。胸前裸露过多的皮肤让他有点不安,但长期运动而变得修长的脖颈的确好看,就是太过于空白了,差了点什么。他一面思索着,就打算撩开帘子去找凛,不小心就和人冒失地撞了个满怀,“哎呀我刚才想起来,露了锁骨还差一条链子呢,我随便看了看,觉得这一条还挺合适。戴着看看?”

这个人会读心术吗?遥自己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弯了弯嘴唇。锁骨链是金属海豚被金圈圈住,凛解开链子,绕在遥后面,替他系好。他盯着人苍白的后颈,忍住要嘬出一个红印的冲动,“好啦。”他转过去,退了两步,欣赏了片刻,“好看。”又愣了两秒,忍不住跟着遥笑了出来,“喂喂喂,你笑什么呀?”

“我才没笑!”遥立马皱起眉头回答,“我就要这一件,回去吧。”

凛轻轻地笑出声来,借着身高优势揉了两把遥的换完衣服后乱糟糟头发,“买衣服怎么能只买一件呢?”他亲昵地抱了抱他的小男友,“换下来吧,我们结完账再去看看别的。”

后者转过目光,嘀咕了什么后把人推出了试衣间。

两个人一路逛,期间凛吃了两个芝士味可丽饼,遥吃了一份超大的焗青花鱼,一边一起喝了一杯珍珠奶茶,一边挑剔地用目光扫视着两旁的玻璃衣柜。终于在大包小包拎不下之前到了大家聚会的地点。他们算来得晚的,橘真琴和山崎宗介坐在饭店前的石柱前玩手机,鸣野贵澄和椎名旭在一旁吵嘴,只有郁弥坐在旁边安安静静地听歌。

“日和呢?”遥过去问道,“没来吗?”

郁弥正闭目养神呢,听到了不同音乐之外的声音,睁开眼睛看见遥,连忙摘了耳机,“他回家了,有急事,脱不开身。”

“哎呀!这是遥吗?”还没等到遥回答,贵澄的声音就率先飘了过来,“我喜欢你的锁骨链!”

“是凛挑的吧?”真琴在后面插了一句,“很好看啊。”然后旁边的宗介接了话头,“衣服也很搭——不便宜吧?”

遥这才一愣,出来都是刷得凛的卡,他只负责挑,回头看了一眼凛,这家伙却扭捏着不愿意和他对视了,“也……还好啦……给男朋友花钱什么的……”

“欸……凛忽然就好坦率!”

大家扯着这个话题聊了许久,直到找到位置坐下来。“因为遥真的今天惊艳到我了。”真琴低头叼着吸管说,“从小到大都是一身白,就算我们两家一起购物的时候,遥也只会躲在书店里看书呢。”

“对的。”剩下三个初中同学表示赞同,“遥一直都是酷酷的样子,后来连校服都要扣到最上面一个。”

“没有的事……”遥转过头去,声音渐渐小下来,“因为是凛挑的。”

大家一片嘘声,“凛真是狡猾啊……”旭嚷道,“上次遥过生日送给他那件超级帅气的帽衫他都没有要啊!”

“还有我的衬衫。”郁弥小声补充。

“这么说来。”宗介插了一嘴,“我高中的时候也送过遥泳裤……明明是和遥的款式一模一样但是遥却没有接受呢。”

“上次送了遥的青花鱼料理的优惠券倒是收下了……”贵澄说。

“这是肯定的啦!”

一直坐在宗介旁边的真琴看上去一直没有插嘴的机会,这时候忽然开了口,“虽然我没有怎么送给过遥礼物,但是有一件事你们会在意。”

旁边一直抓着遥的手的凛一瞬间反应过来,“喂喂喂!真琴你别说!”不过年轻人不就是越是不让说越是想听,一圈人立马起哄嚷着要听爆料。

“那好吧。”真琴给了遥一个眼神,遥飞快地把凛扯到自己怀里,“你说。”

“就是凛初二的时候,不是在澳大利亚嘛……那个时候和遥关系闹得很僵,不过凛这个人呀,生气是生气不长的,那个冬天就发了一个邮件回来。”

遥都快按不住,只好低头蹭了蹭凛的脸颊,“你倒是稍微安静一点啊……”

“可是超级丢脸的……”凛也不挣扎了,瞅着大家都在认真听着真琴说话,飞快地仰脸亲了遥一口,看着小男友的脸慢慢烧起来,就心满意足地躺在他怀里听真琴讲故事。

“但是很奇怪啊……地址居然写的是我的家里。”真琴又低下头,狠狠地喝了一口,然后才说,“我就莫名其妙地收了下来,然后打开了包裹,发现是一条黑色的高领毛衣。”

遥一愣,然后很快意识过来,“原来是凛……”说着又发现了什么端倪,又捂住了嘴。

“啊,听我说完啊遥。”真琴冲人眨了眨眼,“包裹里不仅有毛衣,还有一封信。信嘛,自然就是凛写的。”

“信上先是七七八八扯了许多日常,都是一些小事,我正好奇着呢,然后话题就转到了礼物上。希望我委婉地把礼物送给遥。”

大家立马起哄:“凛那么小就这样浪漫呀!”

这下凛却不别扭,反倒是回头笑嘻嘻地看了一眼遥,“不过咱们遥不是什么衣服裤子都不收嘛?怎么那一次就收下来呢?”

“所以听我讲啦。”真琴简直和凛一唱一和,“我也觉得疑惑,觉得这么不明不白地把礼物给遥,遥也不会收下,结果呀,信后面就说,说只要是把礼物的寄出者写上‘七濑遥心中所记挂之人’就好了。”

“后来遥只是看了一眼,然后就一声不吭地收下啦!”

真琴话音刚落,大家就立刻炸了锅开始声讨遥,“亏我还把你当兄弟!原来你早就背叛了组织!!!”贵澄抹着眼睛大声道,“原来你们俩这么早就腻歪在一起了!”

“这算什么啊。”遥在桌下抓着凛的手,辩解道,“我又不知道是凛……”

“那你以为是谁?”从刚才安静了就没说话的凛忽然说道,他反手抓着遥,“你说说,你当时心里挂念之人是谁?”

所有人的目光盯着遥。这人真过分,他心里想,心里却像吸饱了雨水的果实一般沉甸甸的,看着玻璃窗外的阳光也像蜂蜜一样甜蜜。

“怎么会不是你呢?”遥小声回答,“我可一直都牵挂着你呀。”

评论(15)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