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贤

想写女装的芥川攻,却不小心写成了无差。



“我是说。”中岛敦有点紧张地伸手抚摸自己的领结,“嗯...我的意思是他穿了的话,会很好看。”

太宰治正在剥一个橘子,他慢慢把橘色的果皮理好,浆果类的水果汁水丰沛,桌上不小心摊了一小块淡黄色的液体,“这样的话要是让那个小笨蛋知道,怕不是会脸红呢。”

中岛敦就低头看了看自己的指尖,“先生别多想了,我就是...真心的赞美。”

里屋的换衣间还在淅淅簌簌地响,传来类似柔软的衣物摩擦的声音,中岛敦杵着下颚,又看见了太宰治因为橘子而染得杏黄色的指甲,他把橘子分成两半,“芥川君不吃,中也去抽烟去了。”

中岛敦没动,他在仔细听着换衣间里的动静,过了一会,他说,“芥川可能需要一些帮忙。”

“有了老虎的耳朵真的是什么都可以听得到啊。”太宰治露出了微妙的笑容,接着大声叫外面抽烟的中原中也进去看看,后者骂骂咧咧地进屋撩开帘子,两个人在里面又磨蹭了一下,总算是把芥川推了出来。

中岛敦正在跟太宰治抱怨为什么不能弄两张邀请函,惊鸿一瞥就看见芥川在自己面前站得笔直,他留了头发,发型也稍稍做了改变,吊梢眼依旧薄薄地不尽人意,眼角被女孩子们逼着上了淡淡的绯色,漆黑的眼珠藏着小小的光点。黑和红,中岛敦大脑一片空白,呆呆地冒出来了这两个字,黑色的,柔软的发丝,黑色的眼睛,黑色的吊带蕾丝长裙;红色的眼影,红色的嘴唇,红色的脚趾尖----他是裸着脚的,细细的脚腕露出惊心动魄的弧线,他依旧高傲而美丽,好似高岭之花,崖边的冰,晶莹剔透美丽非常。不过因为异能缩小身材的原因只能昂起头面无表情地看着中岛敦。

太宰治捂着嘴笑,眉眼弯弯把学生上下打量一番,“穿细高跟吧。”他思索道,“显气质。”

中原中也难得赞同了一会,“我去找一双。”

芥川不动声色地皱了皱眉,提着裙子看了看,“看完了吗?”他说道,“看完我让罗生门换回来了。”

“可别啊,芥川君。”太宰治正在吃一片橘子,半边腮帮子鼓鼓囊囊,“我看完了敦君还没看完呢。”说着推了推眼睛发直的中岛敦,“是吧?”

“很好看。”中岛敦点头道。

芥川的目光于是便划过了中岛敦,他唇角含着淡淡的笑。他扶着桌角,脚尖勾着中原中也拎过来的高跟,恍恍荡荡最后啪嗒一声踩在中岛敦坐着的板凳上声响清脆,用眼神示意他系上。

什么东西启动了。

中岛敦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太宰老师笑着扯着不明觉厉的中也前辈离他们俩远远的,一抬头,芥川正侧着头盯着他呢。

他只好捧着鞋子给搭档穿上,仔仔细细地把每个扣子和结打好。灰姑娘,中岛敦想,可这位不是灰姑娘啊,怕是女巫吧?一挥魔杖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随口念几道咒语就血流成河,城堡外都是仗着打败邪恶女巫之名追求他的勇士,他却偏偏一脸不情愿地要他这个穷小子给他穿上昂贵的水晶鞋。

骗鬼呢。他索性起身单膝跪地,低着头扶着他的另一只脚穿上高跟鞋,做了一遍同样的动作之后,又替他理了理裙角,最后直起腰。他终于可以俯视他的芥川了,他的搭档,穿了鞋后和他一般高,站在布满灰尘的小屋里惊艳得好似神明,光线昏黄,拉着他们的影子无数,分别指向每一个时间的刻度,指向每一种他们未来的可能线。芥川伸手扶着中岛敦,垂下他花冠女神的头颅,好似新生的小鹿一般,弯着他的搭档,小心地,蹒跚地,向前迈了一步。

高跟鞋击打木地板声音扣动人心。

评论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