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贤

芥敦性转,一个脑洞。

沿用了帅气男孩子们的名字。

舞蹈pa。






芥敦【性转】
 
 中岛敦弯下腰,把舞鞋的带子一圈圈绕到脚踝上,红舞鞋是太宰先生送的,是她参加新生选赛获奖后作为奖励给她的,他不忍心看着他的学生裸脚跳舞,很痛。

 芥川龙之介已经背着她一只脚靠铁栏杆压腿,柔软的腹部贴着腿根,两只青白色的手抱着,中岛敦只看到她短短的发根,吊带裸露后背的皮肤被日光灯照着,滚着瓷白色温润的光;还有肩胛骨在薄薄的肌肉下挪动,好像是骨翅准备着生长出来。她是柔软而沉默的,中岛敦痴痴地看着,以为她的女孩就这样温柔。

 错,她绝不是细软的丝绸,她是漆黑的布刃,她是枪是刀,是一切让人死亡的美丽。芥川龙之介把脚放下来,双脚合拢,高高昂着头,修长且坚韧,她黑色的眼睛盯着他,小小的光点藏在里面。

 “你迟到了。”她皱着眉头说道。

“可是这个钟坏了。”中岛敦回道,她直起身,把银色的长马尾挽起来,用黑丝带绞紧。“现在…”

 “那么,现在你迟到了,”她去放音乐,“去热身,快点。”

 中岛敦翻白眼,明明只过了半分钟,这个人却这么固执的批评自己,她只好踮着脚去压腿,跑圈,倒立,等她准备好。芥川龙之介一组动作都编好了,正合着音乐跳舞,伸出小腿线条优美流畅,还被渡了一层浅浅的光,她看上去只是百无聊赖地旋转,手臂懒懒展开,指尖的确又是绷紧的,中岛敦看的慌,心里也疼,什么时候这个人的随意都要刻意去装作?寸长短发,报废舞鞋,伤痛累累,为了什么呀?中岛敦跟着她去旋转,她比芥川高,长手长脚笨拙不得窍门,一味着转着,跟着音乐转着,跟着“walk on the water with i”。芥川的指尖打着她的手臂,还残留着几丝前几天中岛敦逼着在她指甲上涂的红红的指甲油,红得显眼,让人发怵。

“你跳得真差。”芥川轻声说道。

“你也好不到哪里去。”中岛敦回声道。

她想,芥川为什么跳舞呢?尼采说每个不曾起舞的日子都是对生命的辜负。为什么要跳舞?是为了太宰先生吗?是为了中原先生吗?还是一块块亮闪闪又冷冰冰的金牌?还是为了一台红毯的舞厅?她不知道,只知道芥川跳得压抑沉重,发了疯痴了狂地踮起足尖又落下,旋转又不肯停,或是跳跃,像极了带着金锁的黑天鹅,决绝的美,让人心疼又心爱。她觉得芥川就要晕倒了,她白着脸,咬着朱红的下唇,像是溢出了血,中岛敦脑袋一抽,忽然停下来狠狠地抱住芥川摔向了地面,“别转了!”她几乎嘶哑着吼道,又找不出理由,只好嗫嚅着说,“你头不晕吗?”

芥川把头扬起,痛苦地注视着白炽灯,平静的脸终于出现一丝裂纹,“我不懂啊,敦。”她说道,“我为了什么而舞蹈呢?”

你想活得美丽,于是你有了美丽的皮囊;你想得到赞誉,耳能所闻皆是嘉奖;你想得到那个人的赞赏,虽然有些波折但如愿以偿;你想成为先知,如果你想你就可以,但你不必。

“因为,因为...”

她摸着指甲上红色的指甲油,闭上眼,两行苦艾酒的泪水划过脸颊。


评论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