喻贤

【芥敦】在昨天死去(上)

轮回世界观的套路。

会慢慢补。



他死了。

世界倒映在干涸的水渍中,放大又缩小,最后化作五彩的流沙在他眼中逝去。黑点旋转着,被撕裂成更加微小的量子,一阵风吹过,他嗅到了空中腥甜的血沫。

芥川龙之介死了。

01

一天,一又二分之一天,四分之一,时间被无限的分割,重组,雨水落入天坛,枯叶画作绿蝶,面上的皱纹褪去,阳光拥抱黑暗,倒流倒流倒流,倒流到昨天,昨天的二分之一,四分之一,不再分割,只是慢慢拼凑出死去之人的模样。

中岛敦迷糊地揉去眼中的困惑,或是泪中含的沙,再一次视线对焦,慢慢地挪到对面的人身上去。不再是色块,不再是光影,是人,边界被描摹得模糊而圆润,生动地让中岛敦生疑这只不过是一个真实得可怕的梦。一个梦?先是太宰治,他柔软的嘴唇张合吐出他陌生的话,或许是耳鸣让他迷茫,在后面是国木田乱步,泉镜花,江户川乱步,整个侦探社依旧缓缓地运行中,齿轮切合完美。他巡视一圈,恍惚间看见了一个人,本不属于这里的人。

“芥川?”

黑衣的年轻人沉默寡言,他是影子,是墨,是中岛敦的AMLOST LOVER,他站在那里,灰色的眼眸捕捉他。他的右脚随意地搭在地上,是掌控一切的自信。他居然在抽烟,或是只是举着烟,透着被恶兽撕扯成碎片的迷雾看着他,眼神淡然,“什么?”

“敦君果然在走神。”太宰先生拍拍手上不存在的灰,“那我就再说一遍吧。”

他想起来了。

世界依旧在前行,只是原地打转。中岛敦又想起了芥川龙之介最初的模样,他将在五个小时后抽他的第二根万宝路,然后十分钟后死去。再来。过了十九小时后他将在看到芥川龙之介站在侦探社里抽烟,五个小时后小时后然后死去,再来,再来。

他无法阻止他的死亡。

“这次的行动由你们负责,目标是一个来自意大利的团体,阻止他们拿走一份重要文件,并且击杀头目。”太宰治翻了一页,“听上去挺难的,但是好在对方并没有异能人员,所以请务必不要把事情弄大——这句话是假的,达成目标就可以了。”

他很轻松地将文件夹甩向桌面,然后拉直衣服的褶皱,伸了个懒腰,“果然是后生可畏我们这些老年人啊——可以休息啦!”

什么淹没了国木田和太宰的争吵?

他的四周腾起烟雾,浓厚程度让他看不清外面的情景,视野恰好可以看清这一方天地。太宰治离开了,卷起一小股气流,留下了一管真空隧道,甚至听得见他步伐穿出空耳回响,然后芥川龙之介进来了,填补那一管真空隧道,迷雾再次弥补空间上的缺失,他依旧举着那半截烟,灰色的眼睛冷静几近残酷地盯着他。

“你在想什么?”他问。

我在想你会死。中岛敦在很久以前信命,个人有个人的命,太宰治的命就是寻找生命和死亡的意义,国木田乱步的命就是去不留余力地追寻心中的理想,江户川乱步的命就是解决各种奇难的案子,他中岛敦的命就是给别人带来灾难,所有爱他的人都死了,只有他一个人孤苦伶仃,一个人活着好痛苦好痛苦。命运不期然间就转了向,碾过以往的诅咒,阳光赋予他生命,正如偏畸的枝桠慢慢回到正轨。他开始触碰以前不敢触及的,友情,爱情,他开始沉迷眼前的盛华,忘了他出生的本。

他本来就是给别人带来灾难的啊。

他看见了虎,卧在芥川身后,蓝眼睛幽幽闪着光,它的爪子按在地上,用力摩擦----是一根红线,越来越细,锋利的虎爪下一秒就要把它撕断。

来不及了,中岛敦猛的站起来,“与谢野前辈在吗?”

“我在哦。”与谢野晶子回道,“怎么啦?”

“能不能一起出行任务?”他紧张地吞咽唾液,“我...总是不放心...”

他知道所有人都看着他,目光如炬,几乎要把他点燃。真奇怪啊,他想,这会不会只是自己的错觉?是不是五个小时后芥川还能和自己如若平时那样一起出去吃饭?一起回到家中,一起看书,洗澡,看电视,睡觉。太阳从海面升起,又是崭新的一天,时间从世界的流沙慢慢流淌,终有一天他们将要老去,老到遗忘岁月,遗忘中岛敦这一次不同寻常地思想电流。

“为什么?”芥川问道,“你害怕什么?”

“不...仅仅是直觉而已...”中岛敦平静地回答,眼睛直直地看着他,“有一个医生总会好一些。”

他看见江户川乱步起身离去,太宰治颇为疑惑地看了中岛敦一眼,只有国木田发问,“为什么?我们会帮你远程监控,帮你们摆平一切硬件措施。医生的勿死非常消耗体力,不到万分时刻时不可以随便动用。”

“算了。”太宰治说,声音是笃定后的随意。他无时无刻信任自己的朋友,“老虎有感知灾难的能力,随它去吧。”

所有人又开始忙碌起来,空调吹着非自然的风,簌簌着让人有着盲目的心安,相比之下沉默像是没有把握的下一步。自己一定是疯了,中岛敦收起行李,疯到分不清梦境和现实,新生和死亡,世界疯狂地剧烈氧化,在表免附上猩红的铁锈,我们疯狂地死去,前赴后继,不管不顾,为了把命运再一次抓在手里。

“你不该让她来的。”芥川龙之介提着包和他并肩,“你过于紧张了,人虎,这会让我忍不住杀了你。”

“你不必。”中岛敦回答,“如果你想你就可以,但是你没有。”

他忽然停下脚步,回头好认真地看着他,“芥川。”

“什么?”他没有回头。

“我们会死吗?”

“...莫名其妙。”


TBC

评论

热度(27)